一張10萬+回國機票 消費者被薅了幾層羊毛

  在當前入境航班資源十分緊俏的時期,朋友圈中悄然出現的一批動輒10萬余元一張的回國機票(經濟艙),令不少迫切回國的消費者望而卻步。就此,北京商報記者展開了一系列調查。據票代透露,目前在機票代理這個圈子中,確實不少人都在“倒票”,部分回國機票會經多層票代不斷加價再賣給消費者,現在直飛機票基本已被“瓜分殆盡”,即使是部分高風險的轉機機票價格也都在數萬元一張。

  “在這些亂象背后,其實有著一條非常完整的機票代理產業鏈。”有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部分大票代在當前這一回國航班十分緊缺的時期,通過內部切票、票池分票等方式將搶手的回國機票資源賣出,下級票代再逐級倒手,有時個別“人脈廣”的票代一天就能出手十余張機票,每日利潤至少有3萬-4萬元。至此,一張售價10萬+的回國機票背后的倒賣鏈條已逐步浮出水面……

  被多次倒手的“摻水”機票

  “這幾天,我親眼看著從美國洛杉磯回國的機票從最開始的2萬多元一張,快速漲到3萬、6萬、8萬……前兩天,票代圈里剛賣出一張12萬元的票。”資深機票代理劉先生(化名)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現在回國機票搶手到令人咋舌的地步,自己剛幫一個國外的消費者拿到一張6萬元的票,馬上就有倒票的人得到消息用8萬元從他手里買。劉先生直言,即便如此,目前直飛的票源已經基本沒有了,至少要等到5月才能拿到,而風險較大的轉機航班,也至少都要3萬-4萬元/張起。

  在如此“誘人”的蛋糕面前,無利不起早的“倒票黨”嗅到了商機。

  民航專家李伊說:“在通常情況下,機票有兩大類銷售渠道,一個是由航企直銷,另外一個就是通過代理銷售,后者包括在線旅游平臺(OTA)、批發商、各級代理等,其中部分批發商不面向旅客直接銷售,而是分撥給其他二級、三級代理。”還有專家直言,在當前這一特殊時期,票代層級迅速擴充,甚至有大量非行業內的倒賣者也參與其中,無形中讓機票價格中的“水分”越來越大。

  上述知情人士進一步透露,現階段,市場上的天價機票都是來自票代之手,他們的獲票渠道各有不同:其一,原本與航企有合作的一級承包商大票代、旅行社,定期會從航企手中“切票”或者幾家票代直接“包機”分票,他們手中的票源相對穩固且優質;其二,所有有資質的票代都可以在GDS(國際機票分銷系統)上收票,該平臺上的機票基本都是被大票代、旅行社“切票”后剩余的部分;此外,還有一些票代可能通過買賣積分等形式換票,“總體來說,目前通過第一種方式拿到的票源在市場上流轉的更多”。

  “據我所知,一張機票到達消費者手上時,最多可能會轉五級票代,經過多次加價后,消費者拿到的機票價格,可能是機票全價的數倍。”該知情人士表示。

  票代鉆空子的“三十六計”

  “當前,國際機票市場出現的供需矛盾已上升到前所未有的狀態,國際航線運力只有往年的1%,而需求卻遠超往年同期。”民航專家林智杰表示。

  在機票資源如此稀缺的情況下,票代到底是鉆了銷售流程中的哪些空子,才有機會“坐地起價”呢?

  上述知情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有資格“切票”的大票代,一般都和航企有長期合作關系,他們通常會買斷航班里的部分倉位銷售。“疫情出現后,大票代們手里囤的這批機票就成了下級票代眼中的‘香餑餑’。他們會游走于多個票代群之間,即圈內人俗稱的‘票池’。票池內少則有數十名下級票代,多則100-200人,且入群都有嚴格的門檻。大票代不定期放一些票源入池后,其他票代會加價搶票。”據這位知情人士解釋,之所以目前消費者刷到的高價機票都是不定期、少量往外出,一方面是因為大票代也要控制手中的票源,另一方面是這些大票代與下級合作票代間大多都是一月一結賬,近期機票價格猛漲,有些下級票代可能無法如常收票,大票代就會將這些被“跳票”的散票賣給其他票代。

  除了利用自己已有的大票代資質去切位外,“虛占座”成為了很多下級票代直接拿票的主要方式。消費者小王(化名)告訴北京商報記者,此前自己的朋友輾轉找票代預訂從英國回國的票時,就被票代告知要先發護照內的個人信息頁照片過去,如果中間出現意外,還可“退票”。而劉先生也表示,目前自己手中已有票源,消費者要買票需要盡快將護照信息發送給自己并實時轉賬,才能出電子客票單。

  前文所述知情人士介紹,直接找航企切位的大票代,只需提供票代信息即可拿到座位,而在GDS上收票的票代,則需要用旅客的身份信息去訂票。公開消息顯示,票代在GDS上購買機票,通常在訂票、出票之間會有一個規定時限,而每家航企會根據淡旺季不同而對時限進行調整,即使是旺季也基本都在24小時左右。“從預訂到出票之間的這段時間,票代可以尋找高價買家,再去修改旅客信息,而這之中甚至可能會經歷多手倒票。”專家告訴北京商報記者。

  重拳切斷利益鏈箭在弦上

  面對如此混亂的機票倒賣市場,規范管理、收嚴票代門檻、切斷倒票產業鏈已箭在弦上。

  日前,業界流傳著一張截圖顯示,目前國內已有多家航企出臺政策,宣布暫停全球各訂座系統及境內OTA等機票代理渠道,要求旅客通過航企直銷購票。就此,有OTA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稱,目前該平臺確已出現部分航企全面關閉票代渠道的情況,網站上僅保留了這些航企直營的店鋪。此外,海南航空日前也發布聲明稱,市場上存在少數代理人違規虛占座位、抬高機票價格賺取差價的行為,一經查實,海南航空將取消違規代理的銷售資質并報行業監管單位查處。不過,當記者詢問是否還會有進一步的舉措嚴控機票代理銷售時,多家航空公司均未對此進行回復。

  “如今,購買機票的風險與日俱增,亟須各方共同出臺應對措施保障消費者的權益。”有業內人士直言,在高價買到回國機票后,消費者甚至無法知悉手中的票經過了多少層票代轉手、是否真實有效。在此情況下,李伊認為,航企應從源頭收嚴對機票銷售的管理,包括對出票條件的限制、對機票代理的管理等。具體來說,上述業內人士提出,航企可以縮短預訂、出票之間的時間差,甚至要求訂票時支付一定的金額到第三方平臺上,倒置購買條件、抬高門檻,只允許大票代代理。

  林智杰還認為,部分黑代理任意加價,不僅損害了航司的收益,也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。讓旅客買票多掏了冤枉錢。因此企業應鼓勵消費者核實機票的真實價格,一旦發現黑票代違規加價,可向航司投訴。航司可從嚴處罰,罰款金額可部分獎勵旅客,這樣就能對票代形成強大威懾。他還建議,當前各國轉機和入境政策時刻有可能出現變化,在整頓市場的同時,相關部門也要提示消費者謹慎購買轉機機票,一定要經轉機回國的旅客最好提前做好預案,預訂中轉地的住宿、下一程的備選航班等。去哪兒網相關負責人也表示,目前該平臺已經下架了風險相對較大的回國中轉航班,“票代違規行為一經發現,去哪兒網將立刻進行下線處理、協助消費者進行索賠,并上報航司及主管部門;在其他渠道存在違規銷售行為的機票代理人,一經查實,也將被列入去哪兒網黑名單,并被禁止在去哪兒網進行一切經營行為”。該負責人表示。

評論

  • 華聲推薦
  • 影視
  • 明星
  • 股票
  • 財經
  • 汽車
  • 百科
  • 觀察
  • 探索
  • 債券
  • 理財
  • 產經
  • 兩性
  • 直銷界
  • 聯播
  • 法律講堂
  • 未解之謎
湖北3d开奖结果